当前位置>>>首页>>身边好人>>正文

何知权:承诺在践行中“闪光”

作者:张玉莲 袁胜波  印江网  发布时间: 2019-09-18 15:24:44  点击数:

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而何知权用自己的爱心、孝心、耐心,二十余载,默默坚守亡妻的诺言,照顾前岳父,不离不弃,无怨无悔,把女婿这个角色演变成儿子。彰显了中华民族孝老爱亲美德。

今年50岁的何知权,是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沙子坡镇红木村村民,1990年经人介绍,与本村吴永亨的独女吴别艳结为夫妻。婚后夫妻二人感情很好。但好景不长,当第二个儿子出生后不久,于1997病世。“临终前,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年近六旬的父亲和两个孩子,我并向她权许诺,一定会竭尽全力照顾好两个孩子和岳父。”何知权噙着泪回忆到。

妻子走后,何知权为了更好地照顾岳父,便将他接来共同生活。岳父吴永亨常年患有支气管炎和哮喘病,因此何知权从不让他干体力活儿。

独自撑起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艰难可想而知。但不管生活有多艰难,当初对妻子的承诺就是他努力前行的动力。

何知权所在的沙子坡镇红木村出产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小煤窑还未全面关闭前,每天挖煤只能挣得2元钱,何知权一边挖煤一边照看两个小孩读书,同时还要负责岳父看病,生活过得十分艰难。

待两个孩子稍大些后,2001年,何知权便与同村人到松桃修建铁路,并与现在的妻子王凤花结缘。但他向王凤花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希望王凤花对前妻的父亲像亲生父亲一样,时时处处孝敬老人家,否则就不谈。”善良、朴实王凤花没有让何知权和乡亲们失望,她把吴永亨当作亲生父亲一样来照顾。

“以前只有何知权一个人照顾我,只从王凤花进门以后,他们两个人一起孝敬我,我从内心觉得,王凤花就像我女儿一样。”吴永亨幸福地说道。

为了改变生活现状,王凤花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何知权则每天外出打零工补贴家用,但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一场灾难突然降临到这个家,给本有起色的家带来不小的打击。

2013年的一天,何知权向往常一样在工地上做工,突然,位于上方的石头掉下来,将他左手从掌心截断,仅留下小指。从此,原本身强力壮的何知权就像折了翅膀的小鸟,每天只能做点家务、养蜂和适当干点农活。生活得重担压在王凤花一个人的身上,但他们一点也没放弃对吴永亨的照顾。

“何知权们两口子照顾我都照顾得很好,我满意了,要不是他们照顾,我也没有这个人了。”吴永亨说道。

吴永亨的这番话,要从2017年吴永亨到沙子坡赶集时,不慎跌倒说起。

2017年吴永亨去沙子坡赶集时,不慎跌到,导致坐骨摔碎,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何知权并在病床前守护了一个多月。“何知权服侍我很好,在医院没有其他亲人,就是他一个,没得床位,他就就睡地板,照顾我一个多月,我我当时大小便都是在床上解决,全由何知权来负责清理。照顾的非常好,我很满意。”

出院后的吴永亨生活不能自理,从那时起,何知权便全权照料他饮食起居。每天早晨不到七点钟,何知权早早地起床为岳父做饭,并将饭菜送到老人嘴边,待老人吃好饭后再下地干活,不管手边的活儿有多忙,何知权每天四点钟必须回家做饭。何知权隔三岔五就会上山采药,熬水后为岳父搽洗双脚。经过反复练习,一个大男子汉,每天喂药、做饭、端茶送水,里里外外收拾得井井有条。经过近一年多的精心照料,如今吴永亨老人已能慢慢行走。

家庭发生变故后,当地政府把何知权一家纳入了低保和建档立卡贫困户,但何知权夫妇便没有坐享其成,而是顽强地依靠残缺的“双手”努力生活。

在红木村集体经济辣椒基地里记者看到,50岁的王凤花盯着烈日,手脚麻利地采摘着辣椒,本是午饭时间,她都舍不得休息。何知权则把午饭送到辣椒基地。吴永亨对王凤花为这个家的付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现在这个‘女儿’很好,女婿和我都成这个样子了,她一点也不嫌弃,还要帮我们洗衣服、煮饭,还打工来维持这个家。”

通过勤劳积攒和危改政策,2016年,何知权在原老屋旁修建了一栋二层楼的小洋房,一家人生活起居得到了明显改善。如今,何知权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大儿子毕业后参加了工作,小儿子在广东务工。何知权表示,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岳父当亲生父母对待,今后生活中,将会继续践行当初的诺言,一如既往对老人好,让他安享晚年。

主办:中共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 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文明办

联系电话:0856-6223793 QQ:63034094 投稿邮箱:yjwmb3793@163.com

CopyRight@印江文明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