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图片精选>>正文

绿了穷旮旯的山 白了护林员的头

作者:张勇/文 田林/图    发布时间: 2015-04-21 16:36:41  点击数:

86岁的护林员罗运仙

    四月的梵净山西麓,绿意盎然。春风拂过印江木黄镇高石坎林场1.2万亩“林海”,碧波荡漾。山青、水秀、天蓝,行进山路时闻鸟雀啁啾,阵阵山风拌合松树香味扑鼻而来。

    穹顶之下,这片“林海”来之不易。全国村级优秀护林员、高石坎林场场长吴正春屈指推算,8名护林员中时间最长的坚持了50年,时间最短的有26年。而今,健在的6名护林员年长者86岁、最小的52岁,平均年龄65岁。

    高石坎的九岭十八塆遍布护林员足迹。每天,一个护林员巡山至少徒步10公里。其中,坚守26年的护林员相当于徒步绕地球两圈有余,坚守50年的护林员相当于徒步绕地球五圈。

    吃野菜,喝山泉,睡草棚……生活最艰难时,护林员每天每人需采集2.5公斤野生蕨苔交食堂,有时饿得发慌只得寻觅野果充饥,长年累月落下风湿病、胃溃疡等职业病。

    斗转星移,28名护林员坚守到最后只有8人。86岁的护林员罗运仙的回忆充满艰苦,热泪在眼角打转。从1971年上山后,她年复一年坚守高石坎,婉言谢绝儿孙劝其回家颐养天年的盛情,常年与大山作伴、与林木为伍。

    40多年时光飞逝,罗运仙的满头青丝已是苍苍白发,心中的愿景已变成一排排树木。1970年代,担任场长的周宏权、负责女子突击队的罗运仙夫妇,既需拉扯年幼的子女,又要含辛茹苦植树造林,他们携手闯过风风雨雨,当初齐腰高的幼树现长成了参天大树。

    两年前,88岁的周宏权病逝后,罗运仙含泪送别相濡以沫的老伴,又义无反顾返回林场的老木屋,每天坚持风里来、雨里去巡山护林。一年前,罗运仙入选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主办的“中国好人榜”候选人。前不久,她当选印江第二届“道德模范”,是全县10名获奖者年龄最长者,其坚守高石坎绿化大山的故事逐渐传开。

人在,树在;树在,人在!从1970年代坚持到风起云涌的改革开放时期,再坚持到百舸争流的当今,高石坎林场的8名护林员扎根大山深处植绿、守绿和护绿。目前,健在的6名护林员,只有2人每月有500元报酬,其余4人领取低保金维持日常生计。

    护林员一片痴心换来的是金山银山。据专业人士测算,高石坎林场的林木直接经济价值有3亿元左右,生态价值、示范作用和社会效应叠加。

    素有“动植物王国”、“天然氧吧”美誉的梵净山正在用青山绿水写就“多彩贵州•桃源铜仁”新传奇。

    高石坎林场今后怎样发力?人们拭目以待。

    这是一群默默无闻坚守了多年的奉献者,他们最大的86岁、最小的52岁,平均年龄65岁;这是一群籍籍无名坚守了多年的护林员,他们少则坚持了26年,多则坚持了50年!他们悉心呵护印江木黄镇高石坎林场1.2万亩树木,让这片不毛之地而今树木葱茏,如同一片绿色海洋。

    巍巍梵净山作证,护林员无怨无悔;潺潺金厂河作证,护林员情动云天———


绿色之恋

    趟过金厂河,翻越八香坪,拐进高石坎……风里来,雨里去,86岁的罗运仙循山路走过45年的沟沟坎坎,她曾经的憧憬变成了满山满岭的树木,满头青丝也变成了缕缕白发。

    穿行印江自治县木黄镇高石坎林场的九岭十八塆,罗运仙静听阵阵松涛,举目张望:“我当初上山时,树木大多不足身高,站在八香坪就可看见林场的房子。”此刻,随行者四处打量仍看不见近在咫尺的房子,跃入视野的是一排排青翠的松树。而后,老人慢腾腾地拐进高石坎林场,小木屋、老人、树林组合的场景,穿越时空次第舒展开来,仿佛就在昨天历历在目。

    1971年,曾担任盘龙村党支书的罗运仙翻山越岭来到莽莽群山中的高石坎林场。当年,她丈夫患病英年早逝,已婚长子留守在木黄镇凤仪村,年幼女儿陪伴她进了深山。风雨无阻,这位唯一的女护林员再没离开。

    同年,担任建厂公社养猪场场长的周宏权,因养猪场和林场合并,他意气风发赶到高石坎。燃煤油灯、喝山泉水、吃红薯干等。他们起早贪黑,一点一点地在荒凉的山坳植入绿色的希望。

    正当周宏权甩开膀子大干之际,疾病夺走了他妻子的生命,留下5个嗷嗷待哺的子女。然而,从天而降的苦难没击垮这个坚韧的土家汉子,他把丧妻之痛深深埋藏心底,急行在高石坎的山坳,披星戴月坚持造林植树。

    4年后,同在屋檐下的周宏权、罗运仙因惺惺相惜而新组建了家庭,为彼此失去怜爱的子女撑起了一片绿荫。从此,他俩一边兢兢业业投身植树造林,一边含辛茹苦拉扯子女,再累再苦也没吱声,对于工作的压力、生活的苦难和物质的匮乏置之度外。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周宏权担任场长,罗运仙担任女子突击队队长,一把铁锄、一顶斗笠、一个水杯就是职工的标配。有人来、有人走,又有人来、又有人走,全场职工换了一茬又一茬,唯有他们没有离开高石坎,持之以恒追逐心中的绿色之梦。

    最艰难时,周宏权规定上山劳作之际,每个职工每天需采集2.5公斤野生蕨苔,交到集体食堂作为果腹之食。“当年,一斤菜油28人吃10天,每顿吃的是红苕、洋芋、野菜,难得看见一粒大米,巡山时实在支撑不了就找野果填肚皮。”回忆往昔的苦难,罗运仙情不自禁言语凝哽。

    日月如梭,星转斗移,周宏权、罗运仙的子女逐渐长大成人,纷纷嫁娶成家立业,与之相随的是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到了大山深处,乡邻或选择外出打工,或大兴种养业,或学习技艺……人们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激情,多方出击各显神通,林场职工同样面临去留抉择,留下自有留下的理由、离开自有离开的原因,皆无可厚非。最后,这对患难夫妻选择留守高石坎,直至子女在公路旁新修了舒适的“小洋楼”,几次三番劝其回家颐养天年,也被老人婉言谢绝。 一年复一年,周宏权领头全场坚持到最后的8名职工坚守高石坎,用真情、坚韧和奉献染绿了九岭十八塆的沟沟坎坎。如今,林场树林面积已从3000亩扩建到1.2万亩,其中,四分之一属于国家生态林。

    2013年4月,88岁的周宏权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恋恋不舍被亲人抬着离开林场,病逝后经特批砍伐一棵杉树制作棺木,陪同其回归故里安葬在木盆村。现今,在林场已难寻老人的遗物,他曾获得的奖励证书已被家人按风俗付之一炬,当地流传只是他曾经 刊发在人民日报的故事。

    相濡以沫的老伴走了,罗运仙继续坚守在高石坎更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绿色之梦,不计报酬、无关名利,只是为了兑现曾经的承诺。

    一年前,罗运仙入选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主办的“中国好人榜”候选人。前不久,她当选印江第二届“道德模范”,是全县10名获奖者年龄最长者,其坚守大山植树造林、痴心护林的故事逐渐传开,令人感动、敬佩和铭记。


护林之苦

    林木蔚盛的高石坎林场背后是一茬接一茬职工的无私奉献,从1970年代开办后,最多时有职工28人,坚守到最后的只有8人,其中2人已病逝。目前,健在的年长者罗运仙86岁,最小的吴正文52岁,平均65岁。一批又一批离开者的主因,皆是一个字:苦!这里山高、坡陡、活重,长期与此对应的是点油灯、吃野菜、睡草棚,高石坎的九岭十八塆洒满了职工的辛酸,每个人都有一段令人唏嘘的经历。

    58岁的吴正春是现任场长,他16岁进山后多年担任老场长周宏权助手,深受老场长勤劳、尽职、务实等品格影响。他说,老场长年迈体弱了仍坚持巡山,有时全靠年轻的搀扶着走路,甚至需推老人臀部爬坡上坎,直至因病卧床,老人唠叨的还是植树造林。 以场为家,这是周宏权当年立下的“规矩”,凡是加入林场的职工需无条件接受。数年前,吴正春把心仪的姑娘娶进了林场,并把长子取名:高林!这是林场职工后代唯一的大学毕业生,他现已在深圳安家落户。今年春节,他驱车几千里来接父母去安享晚年,吴正春前去呆了十多天就匆忙赶回林场,临行时他对儿子儿媳说,“山里的空气好,我习惯了!”其实,在林场出生的吴高林深悉父辈的苦楚,可是他尊重了父亲的选择,他也深知父亲的青春、汗水与激情已融入高石坎的九岭十八塆!离开,对父亲而言是遗憾,坚守才是他最大的心愿。

    曾经点油灯、吃野菜、睡草棚的窘境,对林场职工来说只是身体的磨砺,也许早已烟消云散。然而,1980年代的护林经历让每个林场职工刻骨铭心:农村土地承包到户后,乡亲们挣脱土地的桎梏,生活燃料、建房造屋、家具材料等亟需木材,因此,林场毗邻的农户或单独作战偷砍,或神出鬼没盗伐,或 三五成群明目张胆抢伐……     每天,护林员与盗伐者进行着拉锯战,从心理到生理的较量在悄无声息地进行,屈指可数的护林员穷于对付四处出击的砍伐者,后者怒目对视、辱骂纠缠、拳脚威胁等是家常便饭,护林员只能用忍气吞声尽量控制事态恶化,以最大能力保护林木。

    有一次,吴正春巡山途中发现了一群人正在偷砍林木,他挥舞砍柴刀赶跑了盗伐者,当其俯下身清点现场时,一根从林阴深处飞奔而来的樟树条砸得他的脚背鲜血淋漓,幸被闻讯赶来的妻子背回林场及时救治,卧床20多天才能走动,最终也没调查出肇事者,此事不了了之。

    还有一次,吴正春巡山时把一个浑名叫“鲁智深”的村民抓了现行,对方开始嬉皮笑脸求情,见对方执意要按规定进行处理,他遂挑动是非破口大骂,不敢恋战的吴只好撤回场部。“鲁智深”见状更是得意忘形,骂骂咧咧把护林员追得躲进屋里不敢吱声,这家伙骂累了又虚张声势敲打门窗,这一系列举动彻底触怒了吴正春之妻李传奎,她冲出房屋抓住“鲁智深”扭打成为一团,一阵功夫制服了“鲁智深”,迫使他不得不赔礼道歉。而后,乡亲们将李传奎美其名曰“李逵”,并把此事渲染为“李逵”收拾“鲁智深”的版本流传。

    其实,在乡邻眼里李传奎是位勤快、质朴、腼腆的大嫂,她长期陪同丈夫经风历雨,脸颊挂满风霜,手掌长满老茧,普通如同高石坎林场的小草!因选择了当护林员的吴正春,就没走出这片峰峦叠嶂的大山,经年累月和护林员与林木相伴为伍,林木越来越粗壮,他们越来越沉默。“受苦受累的日子,如今变得好起来!对不住女儿啊,她没有条件好好读书,学习更多的知识,这个遗憾永远无法弥补了!”聊起女儿,这对风雨同舟的夫妻泪水在眼角打转,不断低语轻诉对女儿由于读书不多没走出大山抱憾一生。

    26年前护林员青黄不接,没人愿意来高石坎受苦受累,吴正春前去动员弟弟吴正文,曾耳闻目睹过哥哥窘境的弟弟再三推脱,计划外出打工挣钱。吴正春见状甩出狠话:“你不答应去当护林员,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从今就了断!”哥哥的激将法拽住了弟弟远行的脚步,他只好携手新婚燕尔的妻子爬进高石坎,追随兄长并成为经验丰富的护林员。

    日升月落,时光流逝,52岁的吴正文现是高石坎林场最年轻的护林员,4个女儿初中毕业后相继外出打工谋生,妻子、嫂子常义务帮助巡山护林,闲时去烤烟基地打零工贴补家用,早习惯了与树木为伍的山居生活。

    吴家兄弟痴心植树护林的酸甜苦辣,其他护林员也是大同小异,他们一年四季与林木为伍,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巡山护林。他们认为,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充满生命力,不能侵犯,只能保护。

    吴正春接过老场长的接力棒,他组织护林员心无旁骛用心植绿、守绿和护绿,先后荣获“全国青少年绿化祖国突击手”、“全国村级优秀护林员”、“贵州省绿化奖章”等多项奖励,此类证书奖章已成他今生拥有的、最亮眼的物件,可他将之暗暗压于箱底,从不主动示人:“作为看管树林的农民,我选择了就要坚持一辈子!我从没有后悔过,老场长、罗运仙老人是护林员学习榜样,人在、树在,树在、人在,我们离不开高石坎。”选择了,就要坚持一辈子!这是老场长周宏权、罗运仙老人的承诺,这也是高石坎林场职工的心声,更是他们的誓言……为了兑现这份庄严的诺言,护林员们不得不舍弃常人的普通生活,扎根于常年云遮雾绕的山里,由于山路遥遥子女不能正常读书求学,全场职工子女仅仅走出一个大学生。同时,护林员们长期幕天席地人人都患染了风湿、胃溃疡等职业病,可他们仍无怨无悔坚守在高石坎,全心全意守护着九岭十八塆的一草一木。


希望之光

    护林员的头发白了,高石坎的荒山绿了。

    春风拂面,每个行进在高石坎林场的人,享用阵阵松涛相伴鸟语花香,跃入视野的是满山满岭的青翠,扑入鼻孔的是淡淡松香味!这里苍山如海,树枝摇曳,绿浪涌动,仿佛如泣如诉讲述护林员的故事。

    大山披绿,高石坎的九岭十八塆遍布护林员的足迹。逝者已化为一堆黄土,继续滋养着林木,存世者每天仍奔波于沟沟坎坎,他们分别是——罗运仙,女,86岁,加入林场45年。

    吴正春,男,58岁,加入林场42年。

    田茂纯,男,72岁,加入林场44年。

    田儒强,男,64岁,加入林场46年。

    方灯明,男,58岁,加入林场30年。

    吴正文,男,52岁,加入林场26年。

    周宏权,男,2013年3月去世,享年89岁,加入林场45年。

    吴永益,男,2014年6月去世,享年78岁,加入林场50年。

    林木飞歌,高石坎的九岭十八塆镌刻绿色的丰碑。尽管逝者已远行,可他们曾经痴心植绿、守绿和护绿的故事,正在激励着现在的坚守者前赴后继,心甘情愿留守大山,追逐心中的绿色之梦。

    据专业人士测算,高石坎林场的林木直接经济价值有3亿元左右,生态价值、示范作用和社会效应则无法评估。一排排树木好像一个个身披绿装的卫兵,英姿飒爽守卫着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

    1980年代,护林员每时每刻都被四面赶来的盗伐者折腾得精疲力竭,28名职工中多数打了退堂鼓,

    有的回村里大兴种养业,有的兴办买卖,有的“杀广”打工,最后剩下吴正春等8人心如磐石,坚守高石坎。

    暮然回首,当年离开林场的护林员大多发家致富,在村里或者街镇修造了高楼大厦,生活质量大大高于留下来的护林员。

    “是继续留在林场?还是回村结婚?”年轻时,田茂纯的未婚妻及其家人发出最后通牒,他面临两难选择时含泪留守林场,尤为令人心酸的是单身至今的他身患风湿、白内障等疾病,靠低保支撑打发清苦时日,当年在山坳上行走自如的年轻人,现因疾病缠身已迈不开脚步走出大山了。

    坚守大山,护林员们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仍痴心植绿、守绿和护绿,却失去了发家致富的良机。6人中,只有60岁不足的吴家兄弟每月领取500元薪酬,其余4人只靠低保维持日常生活。

    一年复一年,每天不去巡山就感觉吃不好、睡不香,心里老是空荡荡的,此种行为已是每个职工的习惯。如今,1980年代护林员与盗伐者棍棒相向的恶性事件不复存在,明目张胆的偷砍盗伐也消失,他们仍认真守护着凝聚心血的“绿色银行”,小心翼翼应对火患天灾,特别是每年春节、清明节等丝毫不能马虎,更是全天候奔波于巡山途中,担心微不足道的疏忽酿成灾难,把林场几代人的心血化为灰烬。

    罗运仙直言,她、老伴和职工因坚持原则处理盗砍滥伐者,得罪的亲朋有的至今耿耿于怀,生生割断情缘老死不相往来,此类尴尬让护林员心酸伤感,久久不能释怀。

    尽管耳聪目明,罗运仙走路还是有些蹒跚,家人反复催促其回去颐养天年,可是老人执意不肯下山,只是每隔段时间下山补充生活用品,小住几日分享四世同堂的幸福后,又赶回梦牵魂绕的林场,不顾年迈体弱坚持巡山护林。 前几年,林场年久失修的老木屋垮塌后,职工及其亲属顿失栖身之地,吴正春急忙东奔西走,跑手续、筹资金、请师傅等,含辛茹苦历时一年新修了栋木房,让大伙重新拥有了遮蔽风雨的房舍。

    眼下,从梵净山公路环线公路衔接高石坎穿过场部的水泥路,正在前几年修建的进村公路基础上拓宽加固,加之已架设的国网电、引来的山泉水,隐藏于大山深处的高石坎林场生产生活环境大为改善,山里的野生菌、折耳根、蜂蜜等药材食材吸引了人们,林场职工喂养的土鸡更是让食客称赞不绝。

    “我们平常的头疼耳热,进山抓一把草药熬汤喝喝就好了!”大山回馈了护林员,久居深山的吴正春他们既能享用纯天然的食材,又可适度采集野生的药材食材外卖贴补家用,山居岁月让护林员回避了世俗的价值观,他们自有一套为人处事的标准。

    杜鹃花开时节,地处梵净山西麓的木黄镇犹如丹青大师随意泼墨写意的杰作,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致四处可遇,绿色林海的生态屏障、红色根据地的旅游资源与厚重的民间民族风情融合,更为木黄增添了无穷魅力。

    木黄镇是我市环梵净山文化旅游创新区的重要支点,红色木黄的生态文化旅游方兴未艾,“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高石坎林场迎来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而今,6名护林员最大的愿望是通过不损坏林场的一草一 木的方式,把九岭十八塆的青山变为金山银山,为一方百姓带来更多的福祉。

    靠山吃山,不毁山;坐山养山,要青山!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面对生活的窘境、职业的艰辛和山外的诱惑,吴正春他们颇为看好林场的未来,他们坚信矢志不渝热爱大山的人,最终将赢得大山的馈赠。

    伫立巍巍梵净山,这是一群值得大书特书的护林员;凝视潺潺金厂河,这是一股值得颂扬传递的精气神……

主办:中共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 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承办:中共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文明办

联系电话:0856-6223793 QQ:63034094 投稿邮箱:yjwmb3793@163.com

CopyRight@印江文明网 版权所有